《Sample》第七期「你无法到达的地方」开拓山形水势图的研究航道──《明清东亚舟师祕本:耶鲁航海图研究》

作者: 时间:2020-06-10G级生活675人已围观

本文刊于《明清东亚舟师祕本:耶鲁航海图研究》(远流,2018)。

2010年6月16至18日,新竹交通大学人社中心主任李弘祺教授主办一场「耶鲁大学所藏东亚山形水势图研究工作坊」,邀请几位学者参加,本人有幸躬逢其会,收穫不少。会前一段日子,李弘祺教授将他收藏的Yale University’s Old Chinese Maritime Map(下称《耶鲁航海图》)拷贝一份给我,让我参考。我惊讶竟然有如此精彩的「山形水势」图像,在电脑看山形水势图,泛黄与墨线交错一起,如水墨字画般的美。这份海图原藏于耶鲁大学史德邻纪念图书馆(Sterling Memorial Library),现藏于该校Beinecke Rare Book and Manuscript Library,本书所用的航海图都为该图书馆所藏。

《耶鲁航海图》里的海图就是所谓「山形水势图」,图中只有海域上的岛屿和山地名作为望山之用,以及记载针路(即「航道」)和水文深浅的纪录。中国古代舟师是根据图中的山形水势来认定船只抵达何方何处及航行路径,图中有山形、岛屿形象和针路,可作为在茫茫大海中辨识航道的指引,也是古代舟师的祕本,不轻易示人,因此,能够留存下来的无几。过去我们只能看到一些海洋史书籍偶然留下针路却没有海图留下来。《郑和航海图》不算是「山形水势图」航海图,因为《郑和航海图》虽留有望山和针路,但完整的背景资料应是提供领导人参考用,这与舟师用的山形水势图不同,山形水势图更为简单、口语、粗俗,若不是航海者根本看不懂。

1980年章巽出版《古航海图考释》,让我们对山形水势航海图有初步的认识,但是《古航海图考释》的山形水势主要是从辽东至广州海面,由于作者依序从北至南排列,看不出航道的概念。章巽先生于1956年在上海来青阁书庄旧书堆中捡出的海图共有六十九幅,作者「以今地言之,北起辽东湾,中经山东、江苏、上海、浙江、福建诸省市,南达珠江口以外,把我国大陆边缘很大一部分近海航线都包括在内了。」我想章先生购买这批「山形水势图」时,便呈现出杂乱无章的状态,因此章先生便顺势从北至南加以理顺,然而这可能破坏了原先乱中有序的航道意义。《耶鲁航海图》比起《古航海图考释》更有意义的是,除了从中国辽东至海南岛沿海的山形水势图外,还包括从越南至柬埔寨、暹罗沿海的山形水势图。

初看《耶鲁航海图》时也有杂乱无章的感觉,若将每幅山形水势图顺着杂乱无章的排列细心阅读,会发现乱中有序的意义。看似混杂的排列是因为我们只从中国为中心的观念出发,以为所有帆船都是从中国出洋贸易,故航道当然是从中国往外国延伸的结果。

《Sample》第七期「你无法到达的地方」开拓山形水势图的研究航道──《明清东亚舟师祕本:耶鲁航海图研究》

事实上,明代中叶以来中国海商移民海外约有十万多人,特别是东南亚的港口成为华商活跃基地。他们往往乐不思蜀,以该港口为基地发展周边的贸易,甚至回中国做买卖。我们从明代《顺风相送》一书的记载,得知中国帆船在东亚各地建构海域之间的航路,很多时候并不以中国海港为中心。《耶鲁航海图》就显示出以所在地赤坎为中心的概念,建构出该地与柬埔寨和暹罗的航道,以及与中国金门的贸易航道,其后因时代变迁又扩大至新加坡与辽东的航道。如果仔细研究,发现《耶鲁航海图》中之123幅山形水势图所呈现的航道至少有三条:越南赤坎至金门;赤坎至柬埔寨和暹罗;金门至辽东等。

自2010年以来,我陆续对《耶鲁航海图》进行整理和逐幅研读,对山形水势航海图越来越有概念。我在李弘祺教授主办的工作坊提交一份初步解读但仍不成熟的作品〈清代唐船航海图(Yale Navigational Map 1841)初步解读──以南航路新州至暹罗为例〉一文,就是以越南赤坎为中心来解读这份航海图,可是当时并没有引起关注。之后,笔者断断续续对《耶鲁航海图》进行逐幅研读。近年这份海图也引起大陆学者关注,且多以中国为中心来解读这份海图,笔者觉得有责任加以澄清,便尽快将研究成果交学界检验。也因此驱使笔者在《耶鲁航海图》研究之余,增加了对东亚海洋史的认知,企盼读者能透过本书,强化对明清时期东亚海洋上中国帆船的航运活动之认识。

本书得以完成,最要感谢李弘祺教授赠我《耶鲁航海图》光碟一份,使我得以进行对山水形势图的解读,又感谢他百忙中允诺为本书写序,及写了一篇英文稿对这份海图有精彩的分析说明和解读,作为本书的附录一。此外为了协助读者对本书的了解,我加入二篇相关论文作为附录二和附录三,由于附录论文发表在先,尽量维持原貌而略有修正。我还要感谢中研院史语所陈国栋教授于2016年9 月20日邀我至中研院海洋史读书会报告「耶鲁海图的研究」,席间提供很多宝贵的意见。此外中研院台史所林玉茹教授的鼓励和催促,十分感谢。研究期间又得李贵民博士、博士生范祺崴先生协助绘图等工作,以及研究室工读同学输入资料,于此一併致谢、感恩。

本书能够出版得助于曹永和文教基金会和董事曹昌平先生的支持与关心,感谢两位审查人十分用心审定书稿,提供宝贵而有意义的修改意见,让我可以修正错误之处,于此一併致谢。最后还要感谢太太的谅解,近年在我身体欠佳之情况下,她默默地看护着我,却未阻止我的研究,让我完成这项研究。此书完成,我将献给我逝去多年的母亲,小时候妈妈会教我一些马来话,她常说:我是跟你父亲回唐山、你们唐人等等。我当时不知是何意思?如今我都明白了。在她弥留之际,我答应将她带回南洋。那一年我终于将她一些骨灰,洒落在她的故乡的土地上。

2017年11月16日于成大历史系研究室

以此书献给我的母亲潘顺珍女士

追思母亲

母亲来自遥远的
蔚蓝之海 椰林之乡
不知是缘 还是上帝的指引
带来了一船新生命
横过滔天巨浪的南海
满载一船苦与乐
在陌生的维多利亚

母亲古铜色的高傲
来自上帝的自然
挺起胸膛 背一拖二
牵三带四的把我们养活过来
是何等的力量
至今我仍然不明白
就在生命微弱之际
不变的是母亲高傲的眼神
闭上了只留下回忆
随着火海中一叶纸船
回到祖母的怀抱
熟悉的
蔚蓝之海椰林之乡

2006年8月12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