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当「食古不化的糟老头」?想要年轻人认同,就别再倚老卖老

作者: 时间:2020-05-22R生活的983人已围观

最近刚满65岁,领到了敬老卡,正式成为官方所认定的资深市民,享有国内班机、高铁、台铁半价优惠、市区公车免费的优待,享受国家社会对我的尊敬与照顾。

文/苏达贞

前些日子上了捷运后,坐在博爱座的一位中年妇女,看起来年龄并没有小我几岁,但她看到我上车就连忙起身让座,脸上堆满笑容的说:

「大哥,您请坐。」

我心想我身子还硬朗得很,怎可让妇女同胞让座给我,难道我真的看起来已是一副老态龙锺的样子吗?有点自尊心受损似的接受了她的让座,但脸上应该是有些不悦的表情,也忘了向她说声谢谢。

再次上捷运车厢时,故意去站在博爱座前,想再测试是否会有人让座给我,这次坐在博爱座上的是一位身穿学校制服的高中生,正低头滑着手机,我凑过去瞄了一下他手机的萤幕,他应该是在玩线上游戏,但潜意识的注意到我的存在。

然后,他就突然起身、转身,掉头走人,临走前还叹了一口气,这肢体语言明显的在诉说他的无奈与倒楣,我再次自尊心受损,站在那爱心座位前,久久不知道我是否该坐上这被施捨的位置。

这次我避开了博爱座,改站在坐满乘客的普通座前,面前刚好坐着一对情侣档,我无法摆脱视线不去注意到他们,但就算是不经意的打量,也看出了那穿着比较女性化的那位是男儿身,比较男性化的是个女生,不但穿着如此,彼此的互动也让我感觉到他们的阴阳颠倒错置。

正当我好奇地多看了这对情侣一眼时,眼前那位像男生的女生,对着那位像女生的男生,用不算太小的声音说了一句:

「别理那变态!」

天啊!正当我心里在思索「年轻人如此大剌剌的公然呈现自己的性向是否妥当」时,我在别人的眼光里,早就成了如同「电车癡汉」般的变态欧吉桑!

最近,在公视上映的周日八点档偶像剧「20之后」里,导演王小棣将「世代冲突」与「两性迷思」这两个尖锐议题,用看似沉稳、内敛的剧情来诉说。剧情没有爆走的场面、台词没有对错的论述,只细腻的描绘对不同信念的坚持与包容。

例如,Janet谢怡芬所饰演的涵任和蓝钧天所饰演的杨成,这两人对于共组家庭的理念分歧,剧情是以「一个家庭各自表述」这样的对话来传达彼此对信念的坚持。

又例如,以一个帅哥装扮的淑女、一个淑女举止的帅哥、一个癡情爆表的书呆和一个生活白癡的网红,这样的四人组合,居然可以共同生活在一屋檐下,然后再各自发展出属于自己的爱情故事。

剧情不在讨论这四个人的对错,而只是在彼此的励志与扶持中,将两性迷思这议题以「多元爱情各自寻找」这样的发展来诉说彼此对爱情的渴望。

其实,爱情还真的不是专属于年轻人,但银髮族的情爱世界被理所当然地忽略,在墨守成规的传统中被曲解,更遑论家庭伦理的地位被漠视、被取代。

今日的台湾社会对银髮族的议题就只剩下「长照」,而制定长照制度的理念出发点恐怕是「施捨」,而非「尊重」,就好像在捷运上让座给我的那位玩手机的高中生一样。

当我们在家里指谪儿女对孙儿女的教养方式时,儿女对我们的评价可能是「食古不化的糟老头」,孙儿女对我们的观感更可能是「老人痴呆的病人」。

但我们大都一方面没有感受到儿女的压抑、孙儿女的容忍,一方面却倚老卖老的不认同他们,然后我们用这倚老卖老的思维来看待街坊邻居的小孩,来评论国家社会的贪腐与无能。

65岁今日的我看「20之后」这齣戏,看出了银髮族该有的气度:对他人尊重才能有他人对你的认同。

让座剧情儿女倚老卖老银髮族议题诉说孙儿女家庭捷运博爱年轻人认同爱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