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抗争战士!Okafor:抑郁和焦虑症把我推向黑暗深渊,但

作者: 时间:2020-07-29R生活的568人已围观

去年十二月,遭遇困境的Jahlil Okafor被交易到了布鲁克林篮网队。曾经,他看上去会拥有一个伟大的职业生涯,现在却不孚众望;随后,在篮网他得到了凤凰涅磐的机会,最终却事与愿违。但是,他在布鲁克林学到了不少东西,这会帮助他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精神抗争战士!Okafor:抑郁和焦虑症把我推向黑暗深渊,但

被交易到篮网之后,这位6尺11的中锋的上场时间没有任何增长,但是他得到的启示却远远超出了思想、精神和身体层面。在交易完成之后的几天里,他坐下来和篮网的工作人员进行了一次长谈。在这之间,他意识到自己需要先解决两个此前从没想过的问题:抑郁症和焦虑症。

「我不知道我同抑郁和焦虑已经抗争已久了,」Okafor告诉The Athletic,「当我从费城被交易到布鲁克林之后,我开始和那里的人交流。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这回事。然而之后的赛季里,我并没有对此採取行动。」

「我就像坠入了深渊,老哥。我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我忽视了他们告诉我的这一切,并且对此闭口不谈。」

贵为15年探花的Okafor曾经带领杜克大学获得全国冠军,新秀赛季在76人队他场均可以得到17.5分、7.0个篮板和1.2次火锅。当然,这都是在他的上场时间波动、饱受伤病困扰之前。此前波士顿夜店的斗殴事件闹得沸沸扬扬,2015年12月他被联盟禁赛两场。由此,他便开始了自由落体式的下滑,至今还没有缓过来。

最近,NBA球员的心理健康问题已经被摆上檯面,在Okafor之前有几位球员已经公开了自己的病情。事实上,在DeMar DeRozan和Kevin Love这样的球星将自己与心理疾病的斗争公之于众之后,Okafor也开始勇于公开谈论内心的自我。

为篮网出战的26场比赛中,Okafor出场时间有限-仅有12.6分钟-全明星赛之后,他就已经不再篮网的长期计划之内了。除了他身边的人和那些告诉他病情的工作人员,没有人了解他内心的挣扎。他的顿悟时刻—不仅仅是NBA,而且是生活—已经悄然来临。最终,Okafor重新坚定了立场。

「赛季结束前一週,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深知不仅仅我的身体需要恢复,还有我的精神状态,」Okafor说道,「我直接去了迈阿密,改变了饮食习惯,刻苦训练。但最重要的是,我开始和心理谘询师交流,希望他能帮我摆脱抑郁和焦虑。这些问题至今仍然还在困扰着我。但是,现在我能更好地应对它了,同时我也正在学习能持续拥有好心情的方法。」

「我要感谢Kevin Love,因为当我读到他的自白时,我才意识到这其实很常见。他谈到的一些症状…该死,我也正经历相同的事情。Kevin Love,我们都知道他在NBA有多幺成功。但是,当听到有他这样成长经历的人聊这些事情时,我倍受鼓舞。」

「我九岁时,妈妈就离我而去了,这比篮球比赛对我的影响更深。那是我的生活,也是我的历练。我不会责怪费城,不会责怪媒体或者任何人。」

联盟的高管们还指出,职业素养和身体天赋的欠缺也是导致Okafor迅速下滑的原因。他也清楚他需要改变比赛风格和心态。

当篮网在四月结束了赛季之后,Okafor前往迈阿密和运动表现训练师大卫-Alexander一起训练,后者曾经和Dwyane Wade、勒布朗詹姆斯合作过。在场上,他在篮球训练师Idan Ravin的指导下努力提升了自己跳投的出手速度,时不时还琢磨出新的进攻手段。

「夏天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改变我的投篮方式和身体状况,」Okafor告诉The Athletic,「这是最艰难的事情。一旦你习惯了一种投篮姿势,想改掉简直难如登天。当我的训练师Idan Ravin第一次向我展示了他建议的投篮方式后,我立即回绝了他。那让我太不舒服了,而且第一週之内,我十分沮丧。他觉得那种投篮姿势更好,也想让我按照那样出手。但我那样投几乎碰不到框–全是篮外空心。当然,随后我只能回归自己的老姿势。我从来没有学会甚至接近学会那种姿势,但他总是会说:‘不不,你可以的。’」

「总而言之,在迈阿密,我完全信任Idan和大卫-Alexander。他们让我成为了更好的运动员,同时教会了我如何恰当地照顾自己。我从他们身上获益良多。」

当他在迈阿密的假期快结束时,Okafor还记得,当他脱下溼透的T恤,準备换上一件新衣服时,Alexander起鬨道:「等等,这是什幺?这不是腹肌吗?」

精神抗争战士!Okafor:抑郁和焦虑症把我推向黑暗深渊,但

「我就说了一句:‘哇’,」Okafor这幺告诉我,「我的身体脱胎换骨了,就像是,哇塞!你能明白吗?」据Alexander描述,Okafor一共减下了17磅,并且逐渐恢复了他的信心、体力和耐力。

「关于Jah(Okafor)的事情我可没有瞎说,我的训练方法不是徒有虚名的!」Alexander说,「我们一拍即合,一切从开始就有组织地进行着。我知道对于贾来说,身体上和心理上都要努力训练。我们携手并进。他曾经感到难过,也经历了一些挫折,球队也不太适合自己。我能理解他心里的感受。对贾这样的人,我了解他的处境和他经历的一切。从我的所见所闻来看,训练士兵的方法或者操蛋的精神力对他没有好处。他越相信自己和自己的身体,他就会越成功。」

「当他刚来到这里开始休赛期计划时,他整个人非常情绪化,身体也十分臃肿。他不是肥胖,但是肯定没有现在这样的身材。因为,当你这辈子都在某方面一直非常成功,现在却突然变得失败了,这会吞噬你,会把你撕碎。但你不能老盯着那只已经空了一半的玻璃杯。我告诉他你必须相信自己,你还足够年轻,你还能成为内线球员中的佼佼者。他终于重拾信心了。」

回望过去,Okafor并没有将自己前两个赛季遭遇的问题归结于76人或者他们的球队文化。他感受过杜克大学深厚的赢球文化,并且早些时候在联盟中取得了一些个人成就。但是,新秀赛季他只赢了10场球,第二年只赢了28场。当他的二年级赛季开始之时,Okafor和他的团队曾经向76人提出过交易请求。但是,与鹈鹕和拓荒者这些球队谈的几笔交易最终都未能实现。他已然发现自己被初露锋芒的新星Joel Embiid和前乐透秀诺伦斯-诺埃尔甩在身后了。当恩比德伤愈复出,并且带领费城走向胜利之时,76人已经决定完全围绕他建队了。

Okafor知道他在篮球技术方面也有退步。走样的身材使得他的防守和篮板球能力大大下降,膝盖伤势也让他在新秀赛季收官时不得不缺阵,并且在第二年的开局阶段表现一般。

「我已经输得麻木了,对输球我再也没有任何个人情感了。当我在大学输球时,那感觉就是世界末日——像是‘该死,我们居然输了?怎幺可能’。每个人都在谈论输球的你。在NBA,当我刚被选中时,我的心态也是一样的。我很难接受这些失利,但是最后它到了一个什幺地步?我不想说我不在意胜负,但我真的已经麻木了。我知道很多外人觉得我对76人有一些不爽,但是总的来说,我爱球队里的所有人。Brett Brown教练,还有所有的球员。」

「但那段时光依然令人失望。新秀赛季,我入选了新秀一阵。那个休赛期,我真的觉得我来对地方了。我觉得我应该快点恢复健康,因为我知道球队不仅有我,还有乔乔(恩比德)和诺伦斯。我需要为出场时间而战,因此我不想错过任何一场比赛或者是训练营。我认为我没有妥善处理好自己的伤势,复出得太匆忙了。我怪不了任何人,这就是我的错。」

「第二年,我希望自己被交易,但始终未能如愿。第三个赛季,我认为训练营之前我就能收拾包袱走人,事实也并非如此。可能是热身赛之前会交易我吧?也不是这样。之后我被告知,打完第一场热身赛之后他们就会交易我了——还是一纸空谈。那给我带来了精神上的折磨和挫败感,还有如此多的谎言。这都是我之前从未经历过的事。」

如今,Okafor将继续为他的NBA生涯而战。为了得到进入轮换的机会,他和鹈鹕队签下了一份为期两年的部分保障合约。首场对上芝加哥公牛的热身赛中,他在17分钟之内得到了8分、7个篮板以及2个火锅。但是之后他扭伤了右脚踝,需要1至2週之后才能复出。

Okafor的新教练Alvin Gentry相信他仍然有着「光明的未来」。在DeMarcus Cousins远走金州之后,纽奥良鹈鹕一直在自由市场上寻找一位中锋来搭档Anthony Davis,希望让他更多地出任大前锋。其他球队的管理层认为这次机遇可能是Okafor职业生涯的生命线。他会在那里得到机会的,他也有望在本週回归球队。

「我知道纽奥良有Anthony Davis,即使他不是最好的球员,也是最好球员的之一。有机会和他并肩作战的确很吸引我,」Okafor如此说道,「我和他早就认识了,并且我希望成为这支球队的一部分。这支能赢球的队伍将会完美适合我,来到这里真的让我喜出望外。来到纽奥良,加盟这支球队,一支能赢球的队伍,我的激动之情难以言表。我们谈到了总冠军,还有为冠军而战。对我来说,在训练营听到这些词彙简直太新鲜了。」

「整个篮球生涯,我一直都是赢家。现在,我已经等不及要再次赢球了!」


相关文章